小官巨贪、无恶不作,顶风违纪典型----周口市扶沟县大新镇中心校长

由:平胸坦坦荡荡走天下 发布于:2019-11-29 分类:热点 阅读:1603 评论:0

1、无视中央八项规定,工作日酗酒


  一年里几乎很少开会,凡是开会时每次都是醉醺醺的。会上大放厥词,语言粗暴,当着全体校长(当时还有几位女教师)骂人、说脏话,扬言“谁也打不过我,谁也赖不过,谁也告不倒我,恁谁要是不想干了,爬鸭子闪。”会后,在大新镇传为“佳话”,影响恶劣。严重损害作为一个人民教师的形象。

  2、破坏选举,大肆贿选

  2014年选举中心校长时大肆拉拢选票。大新镇全体小学校长每人一条帝豪烟(黄),交由新北小学校长王志强送到各个片长手里,然后送给每位校长。

  3、以各种名义向下属学校收钱、摊派

  在其五年的任职时间里,大肆向各个学校摊派。向各个学校摊派的钱由各个学校交到各个片的片长(大新片王志强,陈堂片陈学习。姜老片刘守伟。陈楼片高庆伟)手里,再统一交给王伟。2015年6月份,每校每生提取20.5元。2016年6月份,提取每生21元。2017年5月份县巡视组巡查大新,王伟让每个学校交500元协调费(其实并没上交而是装入自己腰包)。2017年2月份,每个学校每个学生提取23元,交给各片片长手里然后统一交给他,同时提取教案打印费,每校一科30元。2018年年底,每校每生分摊20.65元,或指定地点还款、或指定交给某个学校、或由中心校会计直接扣除。(详见附表)每次去学校检查必须向学校收取至少100元车费,经大新镇中心校张雷的手收取。

  2017年5月份,由于其本人中午酗酒,导致其手机摔坏。当天下午,在其醉醺醺的开完校长会后,由大新镇中心校的一位人员开车拉着他去扶沟县买了一部华为手机,事后向各向各个学校摊派300元。剩余的钱用于还中午的吃喝费用。

  4、生活腐化堕落,严重损坏一个党员干部形象

  作为中心校长,置学校常规管理与不顾,每年的常规管理检查都在学期结束才进行,且经常不见人,检查结果都按与其感情好歹排名次。中午、晚上几乎每天聚众饮酒,少者一场,多者一天三场(经常召集的有学校校长)。不管招待领导还是自己饮酒,中华老字号(泸州)是其本人不变的用酒。为了掩人耳目,经常领着校长到邻近县市寻欢作乐,如:2019年6月26日(周五)工作日中午12点左右,正值中招期间,*伟带领多个校长到太康县逊母口镇长山饭店吃喝,一直持续到三点半才结束;2019年4月25日(周四),工作日期间,利用脱贫攻坚优秀教育村长的奖金,召集全镇中小学校长和全体中心校人员在大新镇明德小学对面的饭店吃喝,影响极坏。

  5、以培训名义外出公款旅游

  2018年11月23日,在郑大举行的一次班主任讲座,本该让班主任去进行培训学习,但其为了达到旅游之目的,他强行指派必须由各校校长参加。然后带领陈学习、刘安昌、张兆华、张艳华、刘守玮、李春建、姜海涛、姜明华等几位校长直接奔赴新乡、西安旅游,强行要求每位校长分摊2000元,作为游玩的经费,影响极坏。

  6、评优评先暗箱操作,严重挫伤教师积极性

  教师调动找该校长签字至少3000,甚至5000才能签字盖章。教师晋级1到2万,甚至需要交钱排队,今年交了钱下一年才能排上。评优评先、都是自己指定,优秀教育村长评选也是自己操作,说谁好就你谁好,教育村长每人1000元的奖金也被截留。
  作为一个党的干部,一个乡镇教育的领头雁,大搞不正之风,在中央三令五申下仍然对党的纪律置若罔闻!教育,本是一片净土,教书育人的神圣却被其拿来大搞权钱交易,极大挫伤教师积极性!大新镇五年前全镇小学生4000人左右,短短五年时间锐减到2000余人!

  



  












































山西交城县又一煤矿因盗采煤炭资源、破坏生态环境、安全事故频发且矿主涉嫌涉黑被一直举报 至今安然无恙

2019年7月30日,山西省忻州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已将以王见刚为首的有组织犯罪集团打掉,20余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被抓获,2019年9月3日山西省公安厅通报,山西省公安厅“7.11”专案组侦办的交城县王见刚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配合下,侦查工作取得显著成效,专案组已抓获犯罪嫌疑人40余名,并在网上发布涉案被通缉9人名涉案在逃人员。

至此多年来一直盘踞交城被村民举报盗采资源、破坏生态环境、以商养黑的涉黑煤老板王见刚的诸多不法事迹逐步被媒体深挖并曝出。

举报不断的另一煤矿——“交城县五七煤矿”演化背景

今天说到煤矿就是交城县一直举报不断的“五七煤矿”。

在2008年前五七煤矿一直作为乡办煤矿被当地政府经营,2008年开始山西开始对煤炭资源进行整合,五七煤矿也被纳入整合的煤矿队伍当中。

2009年12月18日,山西省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领导组办公室作出的《关于吕梁市交城五七煤业有限公司等两处煤矿企业重组整合方案的批复》(晋煤重组办发[2009]123号)显示:山西交城五七煤业有限公司重组整合4处煤矿为2处,矿井能力由126万吨/年增加到180万吨/年。重组整合后矿井名单为:山西交城县岭底乡泽鑫煤业有限公司(矿井能力90万吨/年)、山西交城五七煤业有限公司(矿井能力90万吨/年)。在整合后改造建设矿井中明确不利用的井筒,吕梁交城县人民政府在2009年底按“六条标准”实施关闭到位。

而此时以康双明为执行董事法人代表且持股100%的山西交城五七煤业有限公司于2009年12月24日在交城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成立,注册资本达2亿元。旗下有山西省交城县岭底乡泽鑫煤业有限公司和山西交城鑫河煤业有限公司两家煤矿企业,山西交城五七煤业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均为98%,两家煤矿的注册地址都是火山村。

山西省煤矿工业厅晋煤办基发[2012]746号文件《关于山西交城鑫河煤业有限公司兼并重组整合矿井开工建设的批复》显示:由山西交城五七煤业有限公司作为主体企业整合原山西交城鑫河煤矿有限公司,交城县瑞鑫煤焦有限公司和山西交城五七煤矿有限公司等3座矿井组合而成新的山西交城鑫河煤业有限公司,新的矿井生产能力设计为90万吨/年,废弃了原有井口,规划了新的井口坐标。批复改造矿井项目从2012年7月20日开工建设,建设工期为28个月。

但检索工商系统显示,2012年至2014年山西交城五七煤业有限公司、山西交城县岭底乡泽鑫煤业有限公司、山西交城鑫河煤业有限公司等企业经营状态均为“歇业”。

据交城县煤炭局时任李科长讲,山西省煤矿工业厅2012年对交城鑫河煤业有限公司兼并重组整合矿井开工建设作了批复后,该矿对应承担的资源价款一直不予上交,从2012年开始,交城县煤炭局每年下发四五个文件及催交通知,但该矿(老板)就说交不起。

截至2014年累计有4亿多元矿价款没交,之后山西省煤矿工业厅下文撤销了该矿的开工建设的批复。

2015年有交城县国土资源局矿管股领导介绍,煤矿被撤销开工批复后,五七煤矿欲花6000多万元申报办采矿许可证,资料已报到山西省国土资源厅,但山西省国土资源厅没通过。

这就意味着2014年开始五七煤矿一直是处于“无证”状态

交县有城坊间传言,五七煤矿的老板为清徐美锦集团姚五俊的外甥,但据查证该矿的实际控制人为太原市清徐县东于镇东高白村的“二黑则”,真名武瑞生。(有交城当地村民和后火山村委会举报信为依据)



此煤老板不仅在清徐名气大,而且在交城县名气也是“响当当”,他在交城的煤矿附近村民很少有敢举报或者维权的,而且在离煤矿几公里村外的地方就设置了栏杆,外人根本无法进入,一旦遇上检查也会事先得到“风声”。

五七煤矿因违法开采煤炭资源、破坏生态环境一直被举报

据当地村民介绍,经常被曝出发生安全死亡事故的是五七煤矿的二矿坑,位于交城县岭底乡后火山村。

早在2015年就有当地村民在网上公开举报 “是谁为吕梁市交城县后火山村五七煤业公司无证开采做保护”的事实内容,公开对交城县五七煤矿的违法事实进行举报。

举报文中提到五七煤矿多年来为了开采分布在周围的几座矿洞,矿方一直用黑火药开采煤炭,导致附近村内建筑损毁严重,村民房屋开裂下沉,基本都成为危房,山上有大量露头煤、浅层煤资源,当地生态环境被严重破坏。

(举报内容链接及截图)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9d78d513d9d430a44f9de2697c61c0121c4381132ba6a3020cd78449e3732a415017e1ac56210774a0d27d1716de3a4b9cf22173471450c18cb8f85dadba85592a9f2644676df25664d90eaebb5154c237e72afeae69f0caf725e5abc5d2af4322be44727f97f1fb4d7067dd1bf1033093b1e938022b12ad9c3b728f2f6028ef3431c1508f972518039685db4b4db33da16006e7dc22c04a05c112b31e6b3335d75bc20f465635f73c2de8454d13e29f4a94596e3023a139b8ad86f6b547d69aac738ffbb8b232d33bb195b9ee71352001a173f9bcbdc56c391a1f9bd7d815c232b7fbeab946eb&p=c664d15394904ead08e292784f0d&newp=8039c11182904ead08e292784e7a92695803ed673dd6c44324b9d71fd325001c1b69e7be23201407d1c17a6c07ae4f5ceaf432783c1766dada9fca458ae7c4&user=baidu&fm=sc&query=%C9%BD%CE%F7%CA%A1%C2%C0%C1%BA%CA%D0%BD%BB%B3%C7%CF%D8%C1%EB%B5%D7%CF%E7%BA%F3%BB%F0%C9%BD%CE%DE%D6%A4%C3%BA%BF%F3%CE%A5%B7%A8%BF%AA%B2%C9&qid=98c0dbfe0006463e&p1=7



针对此事附近村名和村委多次向岭底乡政府、交城县政府、县市国土局、县市煤炭安全部门、吕梁市政府反映,并联名发文举报请求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帮助他们,并要求上级监管部门严查打击私挖滥采的保护伞,惩治腐败的蔓延。




但交城县相关部门一直都是避重就轻,村民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五七煤矿却一直生产着。

之后在村民、村委不断举报和舆论压力下吕梁市国土资源局下达了文件要求交城县国土局对五七煤矿的非法生产进行督办,交城县政府针对村民和村委的举报信也做了批复,但都没能阻止五七煤矿继续盗采资源的步伐。

2015年11月有媒体以《山西一村庄"地陷房裂“无序采煤该谁管?》为题对五七煤矿进行了公开报道,但收效甚微,该煤矿非法盗采煤矿资源、破坏生态环境的事一直没得到遏制,而矿方却通过一些无良媒体进行公关、删稿,致使附近村民反映的问题和诉求无法得到彻底解决。





而山西省环境保护厅关于:山西交城鑫河煤业有限公司90万吨/年矿井矿山生态环境恢复治理方案(公示号:050246)指出该矿存在的主要生态环境问题为:兼并重组后各矿的工业场地全部废弃,均未进行生态恢复治理;矸石堆放导致场地植被覆盖破坏,植物种类减少,严重影响周围生态环境;该矿的矸石场尚未进行规范化建设;工业场地和矿区内的宜林地均需进行绿化;企业矿区生态环境监管基础能力薄弱的文件和山西省水利厅《关于山西交城鑫河煤业有限公司矿井兼并重组整合项目水土保持方案的批复》(晋水保函[2012]507号)要求建设单位应重点做好排矸场设计工作,禁止随意堆放与倾倒,严禁向河道弃土弃渣,及时向项目所在地水行政主管部门缴纳水土保持补偿费的文件都从侧面印证了五七煤矿多年来被举报内容的真实存在。

也说明在此期间交城县五七煤矿一直是在没有手续的情况下盗采国家资源并破坏生态环境。

2017年新年伊始,网上相继曝出《山西省吕梁市交城县岭底乡后火山无证煤矿违法开采》、《山西交城:煤矿非法采煤缺失监管 铁腕治污遇老赖 》、《谁在为无证煤矿违法开采撑腰》

的报道并引发了社会关注,而诸多舆情在反映已曝问题的同时更映射出在交城当地存在“官商勾结和保护伞问题”,但交城县当地监管部门却一直置若罔闻,五七煤矿则继续在违法生产的道路上前行。

安全事故频发,家属维权被矿方围殴多处骨折 神秘煤老板是否涉黑?

2017年年末有媒体以《吕梁交城:机电工命丧五七煤矿 欠费四亿黑煤矿仍在非法开采》,为题对五七煤矿所作所为进行了公开报道。

该报道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不是五七煤矿发生了安全事故,而是山西省临县籍已古稀之年的李喜娥的家属知道其三儿子武有旺命丧五七煤矿后,去五七煤矿为武有旺讨要说法,岂料矿方为了私了瞒报事故,协商未果后将在煤矿维权的李喜娥的二儿子武春旺痛殴致双侧多处肋骨骨折重伤入院。相关链接

http://www.guannews.com/xinwen/102109.html

https://www.kgong.cn/minsheng/2017-11-08/22360.html

事后家属在利用媒体求助报道的同时也到交城县当地进行过实名举报,但五七煤矿以及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武瑞生(绰号“二黑则”)因强大的公关能力仍未受到实质性的调查和处理。

只是该报道经网络发布后在当地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不少人都对五七煤矿残忍的做法表达了愤慨,但大都敢怒不敢言,只能在网上转发支持并希望引起上级政府和公安机关的关注重视。

2018年初在网上又有媒体相继曝出交城县五七煤矿发生安全事故私了瞒报的内容。相关链接:http://www.cwestc.com/newshtml/2018-1-5/490956.shtml

2019年在网上又曝出了五七煤矿发生安全事故并瞒报的事,但至今该矿都如无其事地继续生产着。相关链接

https://www.douban.com/note/742073429/

2018年开展的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及《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中明确黑恶势力的表现形式包括“在矿山资源领域非法占地、滥开滥采”, 而如今正值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关键时期,针对交城县五七煤矿及后台老板的诸多举报一直没断过, 一方面是私人企业疯狂攫取自然资源从中渔利给国家带来重大损失,一方面对当地生态环境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造成巨大威胁,而且这些内容大多都能得到求证。

希望该矿以及背后的黑金主这么多年来的所作所为会引起上层各监管部门的重视。

因煤而起、因煤而落,当资源成为利欲的工具,无限的采掘、财富的膨胀就像阳光下被无限放大的气泡,最炫目的时候有可能也是最接近破碎的时刻。




相关阅读

评论

精彩评论